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羅工柳、鬱風、彥涵、丁聰百年誕辰紀念座談會”在中國文聯舉行

藝術前沿 央視網 2016年11月16日 15:45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紀念座談會現場

紀念座談會現場

央視網消息 2016年11月15日,為紀念羅工柳、鬱風、彥涵、丁聰誕辰100週年,緬懷四位先生為中國美術事業做出的傑出貢獻,由中國文聯、中國美協主辦的“羅工柳、鬱風、彥涵、丁聰百年誕辰紀念座談會”在中國文聯舉行。

中國文聯黨組成員、副主席、書記處書記左中一,中國美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秘書長徐裏,中國美協副主席、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中國美協顧問楊力舟,中宣部文藝局藝術處處長汪澤,民盟中央宣傳部副巡視員蔣鵬利,油畫家鐘涵、文國璋、孫景波、徐唯辛、陳思源,理論家邵大箴、劉曦林、陳履生,版畫家蘇新平、代大權,漫畫家徐鵬飛、繆印堂、鄭化改、王立軍,鬱風研究專家李萬萬,丁聰研究專家吳瓊,羅工柳先生家屬羅安、盧家蓀、黃華英,鬱風先生家屬黃大雷、黃大威、林娜、黃大剛、黃珊、唐薇,彥涵先生家屬彥東、彥風,丁聰先生家屬戴尹、丁小,以及二十余家新聞媒體記者出席座談會。座談會由中國文聯國內聯絡部主任劉尚軍主持。范迪安、楊力舟、邵大箴等與會嘉賓紛紛發言,從不同角度回憶和評價了四位先生的生平事跡和藝術成就,四位先生家屬分別致答謝詞,左中一、徐裏做總結發言。

羅工柳、鬱風、彥涵、丁聰四位先生,有著對祖國、對人民的深厚感情。他們一生不斷挑戰並突破自己,創作了許多精品力作,形成了獨有的藝術面貌,並與思想、情懷、技藝融為一體,不忘初心、永遠前行。他們追求真理、志向明確,他們立場堅定、愛憎分明,他們竭盡心血、恪盡職守,他們多識善悟、融匯百川,他們是現代中國美術事業的開闢者和奠基人。無論是在他們所生活和經歷過的年代,還是今天以及將來,他們畢生的藝術成就、閃亮的人格魅力、偉大的精神品格和光輝的生命歷程,深深的影響著幾代人,他們鑄造了一座座不朽的藝術豐碑!

座談會現場氣氛熱烈感人,不僅追憶和緬懷了四位先生的傑出貢獻,學習和弘揚了他們在革命藝術生涯中所表現出的堅定信念、求真精神和崇高品德,並希冀通過座談會感召新一代繼續發憤進取,樹立文化自信,在推進中國美術事業發展的道路上,凝聚藝術力量,弘揚中國精神。

羅工柳、鬱風、彥涵、丁聰百年誕辰紀念座談會

羅工柳先生是一位著名的油畫家和美術教育家,同時也擅長版畫和書法,是一位藝術上的多面手。抗日戰爭初期,羅工柳毅然奔赴延安,並隨“魯藝木刻工作團”深入太行山敵後根據地,並用木刻版畫這支抗日宣傳的有力武器,創作了《李有才板話》《馬本齋的母親》等代表作。建國後,羅工柳開始進行油畫創作,先後創作了《地道戰》《毛澤東在延安作整風報告》《毛主席在井岡山》等作品。之後又隨“中國文藝工作者戰地訪問團”赴抗美援朝前線戰地寫生,創作了大批素描作品。1950年至1985年,羅工柳還擔任人民幣設計組的組長,組織並親自參與了第二、三、四套人民幣的設計工作。

除此之外,羅工柳最大的貢獻還在於對中國油畫道路的開拓性探索。他長期從事美術教育工作,先後主持中央美術學院油畫係羅工柳工作室和文化部主辦的油畫研究班的教學工作,創造性地提出了“寫實與寫意相結合”、“新奇怪絕”、“四要四不要”、“十要十不要”等藝術思想,産生了廣泛影響,培養了一批優秀的藝術人才,直到今天,這些思想依然是油畫創作與教學的重要啟示。

在藝術上,羅工柳先生恪守現實主義精神,在不同時期選擇不同的創作手法,但無論哪一種,都始終與國家和民族的需要、與社會和人民的需要緊密相連,承載了艱巨的社會責任和厚重的歷史使命。他的一生探索藝術與救亡的關係,探索東方與西方的關係,探索詩、書畫的關係,在這些問題上不斷地摸索,卻始終嚮往著祖國的需要和召喚,以堅定的信仰和矢志不渝的精神,在歲月的浪沙中淘煉藝術的“真金”,明知險途、執著追求。

羅工柳、鬱風、彥涵、丁聰百年誕辰紀念座談會

鬱風先生是一位藝術家、藝術活動家、作家、評論家,也是一生嘗盡酸甜苦辣的才女。上世紀30年代中期,鬱風在上海參加救亡運動,為報刊作插圖、漫畫,並參加演劇活動。抗戰開始之後,輾轉廣州、香港、桂林、成都、重慶、南京等地,創辦抗日救亡報刊、發表散文評論,並與黃新波、特偉等共同創作舉行了“香港的受難”專題畫展,揭露法西斯的暴行和中國人民的苦難,深刻的現實主義精神極大地激起了民族的愛國熱情。在這個顛沛流離的年代,鬱風將個人的命運與國家和民族的危難緊緊捆綁在一起,用藝術從事抗日救國運動,正如她自己所説:“用我們的顏色潑向法西斯!伴隨著全人類的憤怒,熄滅那毒液燃燒成的火焰!”這鏗鏘有力的宣言,喚起無數同仁的奮起而戰,用鮮血換來了今天的和平年代。

建國後,鬱風歷任中國美術家協會副秘書長、書記處書記、常務理事,參與了中國美術館的籌備組建工作並擔任展覽部主任。她先後組織評選、佈置陳列全國美術展覽及中外專題展覽計三百餘次。如1952年的“亞洲太平洋和平會議美術作品展”、1958年的“齊白石遺作展”、1978年的“何香凝遺作展”等都是為美術界所稱道的。她為別人挂畫一生,也為宣傳推廣別人的藝術而不遺餘力。

在藝術創作上,鬱風早期以水彩風景畫、舞蹈速寫、漫畫插圖為主,其後也畫油畫。上世紀70年代末開始中國畫的探索和創作,其作品富有濃郁的抒情意味。她的散文富於畫家的獨特敏感,清新質樸,並自作插圖。其評論文章憶人、敘事、評畫似散文般生動自如。同時,她對中國民間藝術和民族服裝設計也有相當的造詣和研究。鬱風的一生直面中國社會的危難現實,始終熱愛著美術事業,致力於中國美術展覽道路的開闢,並率真為人、質樸真誠、從容自若,對中國藝術的未來充滿自信。

羅工柳、鬱風、彥涵、丁聰百年誕辰紀念座談會

彥涵先生是一位版畫家、美術教育家,也是一位勇往直前、無所畏懼的藝術革新者。早年的彥涵抱著真摯的藝術熱情進入國立杭州藝專學習,但當國家民族處於危難中時,他毫不猶豫地放棄了自我的藝術理想,在一腔救亡熱情的驅使下走向了延安,拿起刻刀在槍林彈雨中浴血奮戰,在刀鋒間雕刻青春與人生。在延安時期,彥涵與羅工柳一道,隨“魯藝木刻工作團”深入太行山敵後根據地,創作了《彭德懷將軍在前線》《奮勇出擊》《狼牙山五壯士》等一批經典作品,由此成為“解放區木刻”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除了版畫創作,彥涵先生國畫、油畫、年畫、宣傳畫多種藝術門類兼善。1953年擔任人民英雄紀念碑浮雕創作組副組長,設計了紀念碑正面浮雕《勝利渡長江》。他參與創建了中央美術學院版畫係,並擔任第一屆年畫連環畫系主任,後來出任中國美術家協會第一屆版畫藝委會主任。他長期從事版畫專業教學和創作工作,主持了全國眾多版畫活動,做出了突出貢獻。

在藝術上,彥涵始終立足於中國的現實主義土壤。1942年,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發表後,提出文藝要為工人、農民、抗日戰士服務。作為一名文藝工作者,彥涵深入到群眾生活中,以木刻形式反映解放區軍民的生産、生活和戰鬥,並吸收民間美術的營養,以簡潔有力的刀法和鄉土淳樸的氣息,創造了《軍民合作》《抗戰勝利》等群眾喜聞樂見的新年畫。再如,1978年中國迎來了改革開放的潮流,彥涵創作的版畫《春潮》,以獨特的象徵性意境和強烈的形式感引起人們的心靈共鳴,以藝術語言發時代之先聲。直到晚年,他依然不斷地重復“創新,創新,只有創新,生命才有意義”、“銳意求新,要有大智大勇”,他就是這樣一位藝術革新者,埋頭苦幹又勇於戰鬥,從未放棄對真理的追求,從未停下與時代共進的腳步。

羅工柳、鬱風、彥涵、丁聰百年誕辰紀念座談會

丁聰先生是20世紀中國傑出的諷刺漫畫大師,他的一生以漫畫為武器,爭取民主如匕首投槍、鮮明有力,諷刺時世如晨鐘暮鼓,振聾發聵。丁聰少年時代就在報刊發表漫畫,並有作品參加第一屆全國漫畫展覽會。三十年代戰火紛擾的上海,漫畫是新文藝戰線上的一支強有力的方面軍,丁聰以筆做槍,毅然參加“中華全國漫畫界抗敵協會”。上海淪陷後,丁聰開始了漫長而漂泊的抗戰之旅,先後輾轉香港、重慶、桂林等地編輯畫報,從事漫畫宣傳工作。抗戰勝利後,回到上海的丁聰,卻又一次站在了國內革命的風口浪尖上, 創作了《反對內戰》、《良民》、《四海無閒田》、《公僕》等一大批“爭民主”題材的諷刺漫畫,大膽辛辣,被譽為“文化界的將軍”。他用良知和正義進行創作,反對侵略、剝削和壓迫,拼命用漫畫驅走一個黑暗的時代。

1949年春,應周恩來總理之邀,眾多文藝界名人奔赴北平投入新中國建設,丁聰先生任《人民畫報》副總編輯兼編輯部主任,全國青聯常委兼副秘書長,撰稿作畫、接待外事。後來歷經20年的蹉跎歲月,也未曾消磨他的意志,而是發奮努力,夜以繼日拼命作畫。他自己笑稱:“別人六十歲下崗,我六十歲上崗”,這樣一位堅強、樂觀、勤奮、謙虛的漫畫家再次創造了藝術生涯的新高峰,並於1986年出任中國美術家協會第一屆漫畫藝委會主任,為推動中國漫畫藝術的發展貢獻力量。

鐵肩擔道義,丁聰漫畫一生,一直進行著政治諷刺和社會諷刺,這份沉甸甸的諷刺的力量,在上個世紀風雲變幻的中國衝鋒陷陣。在藝術上,丁聰漫畫與中國的現實緊密結合,抨擊黑暗、鞭打醜惡、一身正氣,充滿熱血與激情。鮮明的愛國主義情懷和深厚的人道主義精神,始終是他藝術創作的靈魂。他高舉諷刺的旗幟,用漫畫這把鋒利的武器,深深地刺向邪惡,他的作品有沉重的歷史,有偉大的人民。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