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齊白石到底畫了多少張荔枝畫

藝術前沿 美術報 2016年10月20日 10:22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齊白石是一位深切懷有鄉土情結的藝術家,孜孜不倦地畫了很多蔬果題材,幾乎涵蓋了我們所熟知的所有蔬菜瓜果品類。在那麼多水果題材作品序列中,嶺南的荔枝非常突出。

       嶺南北枕逶迤五嶺,南臨浩瀚大海,是一方山川秀異、物産瑰奇的人間樂土,是一個“盧橘楊梅次第新”的水果世界。佳果,就是嶺南的象徵與符號。據統計,嶺南水果品種有500多種。最近,嶺南美術界發起了一場名為“嶺南佳果”的創作與展示活動,聚合了80余位書畫名家,描繪了80余種嶺南水果,可以按圖索驥,感受嶺南風物的人文魅力。

       這麼多水果品類中,荔枝分佈最廣、産量最多、質量最好、口碑最優。無論是蘇軾的“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還是歐陽修的“五嶺麥秋殘,荔子初丹”,都使得荔枝盛名遠播,並昇華為內蘊豐富的文化意象。

       事實上,在嶺南本土美術史中,從來不缺描繪荔枝的丹青高手,比如居廉、居巢、高劍父、趙少昂、關山月等等,佳構層出不窮。而將視野放及整個中國美術史,荔枝畫愛好者更是不乏其人,比如吳昌碩、陳大羽、李苦禪等等,都有作品傳世。但要説起荔枝畫的第一品牌,無疑要數齊白石。説到他畫荔枝的起因,就必須提及他和嶺南的因緣。

       從40歲起至47歲,齊白石從老家湖南湘潭先後出過遠門六次,徹底決定了他的人生走向。但齊白石有一本“自述”,回憶自己是“五齣五歸”,學界也大多采用這一説法。但是,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郎紹君先生則通過仔細考證與分析,得出“六齣六歸”的結論,本文對郎氏結論給予認同。

       對其畢生産生深遠影響的“六齣六歸”中,齊白石就踏足南粵大地四次。據現有材料分析,縱觀齊白石四次來粵的經歷,由於他的聲名尚未到顯赫之時,遊歷更多是一種個人及朋友間的行為,並沒有在更廣的藝術與公共領域引起廣泛效應。這就與1928年夏黃賓虹赴廣西講學,歸途經廣州時的盛況有了明顯區別。當年9月9日,廣東國畫研究會舉行盛大歡迎會,同時,黃賓虹還拜訪了高劍父等當地名流。但不管怎樣,齊白石四次來粵,註定成為其藝術人生中“行萬里路”的重要足跡,對其繪畫及詩文創作産生了不可忽視的影響。

       據齊白石自述,光緒三十一年(公元1905年)7月中旬,廣西提學使汪頌年約他遊桂林。在桂林過了春節之後,齊白石打算回家,正想動身的時候,忽接其父親來信,説四弟純培和長子良元,從軍到了廣東,家裏很不放心,叫他趕快去追尋。齊白石就取道梧州,到了廣州,住在祇園寺廟內,探得他們跟了朋友郭葆生,到欽州去了。齊白石打聽到確訊後,趕到了欽州。需要指出的是,欽州現在雖歸屬廣西壯族自治區,但在民國年間稱欽縣,屬廣東省欽廉專署所轄。到了秋天,齊白石跟葆生訂了後約,獨自回家鄉。這是齊白石第一次到廣東。

       兩年之後的春節,齊白石動身赴約,首先坐轎到廣西梧州,再坐輪船,轉海道而往。到了欽州,葆生仍舊讓齊白石教如夫人學畫,兼給葆生代筆。住不多久後,齊白石隨同葆生到了廣東肇慶。遊鼎湖山,觀飛泉潭;又往高要縣,遊端溪,竭包公祠。獨特的嶺南自然與人文景觀,讓齊白石目不暇接,極大地開拓了其視野。

       齊白石一行回到欽州後,正值荔枝上市,沿路他看到荔枝樹結著纍纍的荔枝,碧綠的葉子中間裹著紫紅色的果子,感覺非常好看,從此便把荔枝畫入了他的畫作中去。

       在葆生的鼓勵下,齊白石三天裏畫了七八幅荔枝圖,很快被搶購一空,他的荔枝畫遂轟動了欽州城。關於他與荔枝的趣事,齊白石介紹道,曾有人拿了許多荔枝來,專門來換他的畫作。由此,齊白石不禁感慨道:“這倒可算是一樁風雅的事”。還有一位歌女,齊白石曾捧過她的場,她則常常剝了荔枝肉給他吃。由此,齊白石做了一首紀事詩:“客裏欽州舊夢癡,南門河上雨絲絲。此生再過應無分,縴手教儂剝荔枝。”齊白石的第二次廣東之行,就已經與荔枝結下了深切緣分。

       一年之後,齊白石的好友羅醒吾在廣東提學使衙門任事,叫他到廣州去玩一玩。當年2月間,他動身到了廣州,本想小住幾天,再轉道去欽州,而羅醒吾則勸他多留些時日,他就在廣州住下,仍以賣畫刻印為生。

       “那時廣州人看畫,喜的是‘四王’一派,求我畫的人很少。惟獨非常誇獎我的刀法,求我刻印的人,每天總有十來起。因此賣藝生涯,亦不落寞。”對於當時在廣州的賣藝情況,齊白石還算比較滿意。

       而讓齊白石意想不到的是,他這個從小便對政治保持距離的人,竟然這次在廣州真真切切地投身了政治,並扮演了重要角色。彼時,羅醒吾參加了孫中山先生領導的同盟會,在廣州做秘密革命工作。此番在廣州見面,他希望齊白石幫忙做點事,替他們傳遞文件。齊白石想了一想,感覺這倒不是難辦的事,只須機警地不露破綻,當下也就答允了。從此,革命者的秘密文件需要傳遞,羅醒吾都交給齊白石去辦理。而齊白石則是假借賣畫的名義,把活頁夾雜在畫件之內,傳遞得十分穩妥,始終沒露馬腳。

       秋間,齊白石的父親來信叫他回去。他在家住了沒有多久,其父又叫他往欽州接四弟和長子回家,便再動身到了廣東,第四次南粵行正式開啟。他在廣州過了年,正月又到了欽州。葆生留他住過了夏天,他才帶著四弟和長子,經廣州往香港。到了香港,換乘海輪,直達上海。

       四次來嶺南,對齊白石的藝術生命産生了巨大影響,僅就創作題材而言,他就形成了以荔枝為代表的嶺南佳果系列。齊白石一共畫了多少幅荔枝畫?傳世的又有多少?根據《齊白石全集》(湖南美術出版社,1996年)收錄的作品統計,共有42幅荔枝題材繪畫。在《北京畫院藏齊白石全集》(文化藝術出版社,2010年9月版)中,荔枝畫則有3幅,且與《齊白石全集》收錄的作品不重復。這兩大畫集基本上涵蓋了齊白石荔枝畫的存量,共計45幅作品。

       根據作品存量分析,齊白石荔枝畫的創作高峰期在上世紀40年代,有23幅之多,佔據其整個生涯荔枝畫的大半。其最後一幅荔枝畫創作于1955年,在他離世的前兩年。齊白石的荔枝畫形制、尺幅不一,畫面結構多樣,對荔果配圖的其他形象也很豐富,但老人對荔枝的喜愛以及通過荔枝寄託的美好意願則是一以貫之的,從“大吉大利”、“平安多利”、“太平吉利”、“吉利萬年”、“大利”、“大喜大利”等題款就可以看得出來。

       “園果無雙,予曾為天涯亭過客,故知此果之佳。”齊白石在上世紀40年代的一幅荔枝畫中這樣稱讚荔枝的獨特魅力。荔枝畫寄託著白石老人對生活最樸素最本真的祈願,承載著他對嶺南風物與人文的喜愛與眷戀,也關聯著畫壇一代宗師與嶺南的因緣以及他在嶺南的深刻蹤跡。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