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關於“後母戊鼎” 的定名問題

藝術前沿 中國國家博物館 2016年10月04日 11:25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後母戊鼎展廳照

後母戊鼎展廳照

商代著名的後母戊鼎青銅方鼎,體型巨大、花紋精美,是我國古代文物中極珍罕的重器,也是中國國家博物館的鎮館之寶,鼎內的三字銘文為“後母戊”。上面的“後”字寫成反文,所以有些學者將“後”釋為“司”。究竟是“後”還是“司”?議論了很多年,以至於這件國寶似乎連名稱都難以統一地確定下來,情況頗不正常。

“後母戊”銘文

“後母戊”銘文

在甲骨文中,許多字的寫法左右無別。如:

“後母戊”銘文

例子很多, 不勝列舉。這些字讀起來從未引起誤解, 因為無論向左向右,都是同一個字。銅方鼎上的“ 後” 字寫作“1.png”, 像是“ 司”字, 其實亦是同例。殷墟婦好墓出土的圓尊和方尊上都有“ 後母” 的銘文, 但其中的“後”字在兩尊上的寫法就一正一反,卻不能認為它們不是同一個字。兩相對照的例子固然一目了然,那麼單個的反文能不能正確釋讀呢?唐蘭先生説:“春秋時叔夷镈講成湯伐夏后,後字也寫成司。”(《考古》1977 年第5 期,346 頁) 證明上述青銅大方鼎中寫成“ 司” 的那個字亦應讀成“後”。

《尚書·堯典》説舜即帝位時“班瑞于群後”。又《仲虺之誥》説:“ 徯予後,後來其蘇。”前一例中的“後”指各邦的君長, 後一例中的“ 後”指商湯。所以《爾雅》就説:“後,君也。”泛指君王。在古文獻中,後益、后稷、后羿等名號屢見不鮮。又比如婦好是商王武丁之法定的配偶之一,卜辭中就稱她為“後帚好”(合集2672)。母戊也應是武丁的配偶,所以鼎銘中稱她為“後”,也是合情合理的。商代稱呼貴族, 在私名之前有時加上爵稱, 如“ 侯虎”( 前4.44.6)、“ 白(伯) ”(丙52)、“ 亞”(亞鐃) 等,和“後戊”的詞序一致, 不過後戊的地位更為尊崇, 所以鼎銘中未直呼其名, 而用了“ 戊”的廟號。至於“母”,則是指她的輩分。在甲骨文中,祖母一輩的稱“妣”,母親一輩的則稱“母”。“後母戊”三個字組合在一起,器主的爵稱、輩分、名號都包括進來了,堪稱實至名歸,文從字順。

不過和一般左右無別的字不同的是,“後”字的反文不僅是寫法上的不同,它還代表另一個字,即“司”。“後”和“司”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字,在甲骨文中,這種情況很少見,但問題恰恰就出在這裡。甲骨文中有“司工”(存1.70),“司”指職司。《説文》説“ 司” 是“臣司事于外者”,那麼“司母戊”豈不成了一位辦事人員,這當然講不通。於是研究者乃將“司”字解釋成“祀”。商代有時以“司”字代“祀”,如言“王廿司”(前2.14.4)。但這裡指的是年份,不是祭祀。甲骨文中“祀”字作“2.png”,是個常用字,如言“祀于河”(乙2587)、“ 祀祖乙”(存1.257)等。但銅鼎銘文中被釋為“司母戊”“司母辛”之處,不一而足,卻從未見過哪一個例子中把所謂的“司”寫成“祀”的,這難道不令人稱奇嗎?所以上述諸“司”實為“後”的反文,不必過分紆曲地釋之為“祀”。

至於甲骨文、金文中有時以“ 毓”代“後”,這兩個名詞可以兩存,本無足怪。何況他們的側重尚有所不同。卜辭中常用“ 高” 字和“ 毓”字區別世代的先後,如言“高且(祖) ”“毓且(祖) ”(均見粹401);“高妣庚”(前1.36.5)、“毓妣辛”(遺363) 等。則“毓”有先後之後的含義,與“後”字的用法不盡相同。在當代研究古文字的學者中, 傾向於稱此鼎為“ 後母戊鼎”者,已逐漸形成主流。唐蘭先生堅持此説。李學勤先生雖未就此寫出專論, 但在他的書中凡提到此鼎時皆稱“ 後母戊大鼎”。(《文物》1977 第11 期《論婦好墓的年代及有關問題》、《失落的文明》(40頁)、《李學勤學術文化隨筆》(205頁)、《青銅器入門》(33 頁)) 對這些意見不能不予以重視。(本文原刊載于2016年9月13日《中國文物報》)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