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姐妹花”堅守“江加走木偶頭”:用匠心傳承古老技藝

藝術前沿 中新網 2016年09月09日 10:19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臨近傍晚,黃紫燕姐妹還堅守在自家十幾平方米的工作室裏:姐姐黃紫燕低著頭認真雕磨一個初胚,妹妹黃雪玲在旁邊打磨另外一個木偶頭。 廖靜 攝

臨近傍晚,黃紫燕姐妹還堅守在自家十幾平方米的工作室裏:姐姐黃紫燕低著頭認真雕磨一個初胚,妹妹黃雪玲在旁邊打磨另外一個木偶頭。 廖靜 攝

       中新網泉州9月8日電 題:“姐妹花”堅守“江加走木偶頭”:用匠心傳承古老技藝

       作者 廖靜      

       臨近傍晚,黃紫燕姐妹與母親還堅守在自家十幾平方米的工作室裏:姐姐黃紫燕低著頭認真雕磨一個初胚,妹妹黃雪玲在旁邊打磨另外一個木偶頭,而年近7旬的母親一會兒為木偶頭打孔,一會兒為新刻出來的木偶頭裱土。

       這是“江加走木偶頭”第四代傳承人黃紫燕一家的常見一幕。

       “江加走木偶頭”是泉州傳統的代表性木偶頭流派,而江加走是一代木偶雕刻巨匠,被國際木偶界譽為“木偶之父”,他製作的木偶頭像被國家當作一級文物來珍藏。黃紫燕的父親黃義羅是“江加走木偶頭”的第三代傳承人,也是國家級“非遺”傳承人,其木偶頭作品在東南亞、日本以及台灣等地很受歡迎。

       作為“70後”手工藝人,黃紫燕這對“姐妹花”傳人有著與別人不一樣的經歷。      

       “小時候,木偶頭工作室就是我們的遊樂場。”黃雪玲説,從小跟在父親後面,看他做木偶,有時候也幫幫忙,父親做的妙趣橫生的木偶頭就是她們的最好玩具。

        “當時,父親見我們是女孩子,並沒有想讓我們跟著學,因為父親覺得刻木偶頭比較辛苦。”不過,從小受父親的影響,姐妹倆後來求學都選擇了藝術專業,姐姐學雕塑,妹妹學繪畫。

一組包括“白娘子”、“蜘蛛精”、“白骨精”等神怪人物的木偶頭,是妹妹黃雪玲的新作。 廖靜 攝

一組包括“白娘子”、“蜘蛛精”、“白骨精”等神怪人物的木偶頭,是妹妹黃雪玲的新作。 廖靜 攝

       姐妹倆從學校畢業後,就跟著父親做木偶頭。或許是從小的耳濡目染,兩人很快上手,“包括跟父親合做的木偶頭,應該有上萬個了吧。”

       從孩提時代跟在父親後面打下手,到豆蔻年華時向父親學藝,到如今成了市級技藝傳承人,姐妹倆做木偶頭已有二十幾年。

       以前,她們父親健在的時候,一家四口做木偶;如今,父親辭世後,母女三人依舊延續這种家庭作坊的模式,而其母親50多年練出來的手藝為她們創作創新立下了“汗馬功勞”。

       “其實,從父親開始,就有陸續創作法海、小沙彌等一些新的木偶頭。”漸漸地,根據電視劇裏人物造型來做木偶頭,成為了姐妹倆的創新追求。

       “趙雅芝”版的白娘子,《西遊記》中的蜘蛛精、白骨精……妹妹偏愛神怪系列,姐姐更喜傳統戲劇人物。因此,妹妹創作一組“白娘子”木偶頭,姐姐則創作了地方戲劇故事中的“陳三五娘”一組木偶頭。

新雕刻出來的木偶頭造型與正在埋頭工作的“江加走木偶頭”傳承人相映成趣。 廖靜 攝

新雕刻出來的木偶頭造型與正在埋頭工作的“江加走木偶頭”傳承人相映成趣。 廖靜 攝

       “我覺得我們生産的不是商品。”40歲出頭的黃學玲,個性外向,指著新創作的作品樂呵呵地説,“不少朋友也紛紛提意見,希望更多一些符合現代審美的作品。”

   儘管“江加走木偶頭”一度代表著著泉州傳統木偶頭技藝的水平,一個個標注著“黃義羅木偶坊”的特有木偶頭也得到不少藏家的認可,黃雪玲依然感嘆,還是抵擋不了木偶頭手藝走向頹勢的社會現實。

   相較父親一代,如今她們還通過網絡進行推廣,讓更多人了解木偶頭技藝;官方也重視這些傳統手工技藝。黃雪玲説,有不少年輕人慕名前來“取經”,“不過最終堅持下來的寥寥無幾。”

   黃紫燕也心存憂慮,自己的女兒目前正讀大學,學的是金融,來傳承木偶頭技藝的可能性很小;而社會上,很少有人願意花四到五年時間來靜心學藝。

   如今,性格外向的妹妹黃雪玲擔起向社會傳播“江加走木偶頭”技藝的重任,“向一些感興趣的中小學生講課,不至於讓這項老技法丟了。”(完)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