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天下第一名社和它的七名社長

藝術前沿 央視網 2016年09月07日 15:40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50年後,杭州西泠印社……”南派三叔在《盜墓筆記》開頭的這句話,像雞血一樣打進了燥起來的青春。在小説中,杭州是所有謎團的起點。

       其實真正的西泠印社並非小説裏的古董店,而是海內外研究金石篆刻歷史最悠久、成就最高、影響最廣的學術團體。作為一個民間社團,西泠印社成立之始就具有獨特的號召力,其原因是近百年來僅有不到400名社員且多為名家,因此被譽為“天下第一精英名社”。

       西湖、西溪、西冷,並稱杭州的“三西”,比起西湖,熟悉西泠的人少之又少。其實,西泠既有風景,又有文人的氣息,是一個文化人不能不去的地方。酷愛書畫的雅士,多半知道杭州的西泠印社,他們到了杭州,總想去探望一下從未見過,卻一直孜孜唸唸的老朋友。

       清光緒三十年(1904),由浙派篆刻家丁仁、王禔、吳隱、葉銘四位江南雅士在西子湖畔的孤山上創辦了一個海內外篆刻金石界乃至漢學研究者公認的“天下第一名社”──西泠(líng)印社。“人以印集,社以地名 ”,西泠印社就是因地鄰西湖西泠橋而名。

       到今年已經112歲的名社,歷任社長總共不過7位,這樣淘金的堅持,即使在全世界也無人能及。總有一些關於文人氣骨的故事值得你聽,總有一些燦若星辰的人值得你追。

 

       一、苦鐵道人梅知己——吳昌碩

       1914年,成立十年的西泠印社終於等來了他的第一位社長——“清末海派四大家”之一的金石書畫家吳昌碩。當時吳昌碩已是名滿天下的大家,集“詩、書、 畫、印”于一身,世人尊稱其為缶翁。缶翁為印社撰聯雲:“印詎無源?讀書坐風雨晦明,數布衣曾開浙派。社何敢長?識字僅鼎彝瓴甓,一耕夫來自田間。”這正 是他一貫的沖淡謙虛襟懷的具體表現。

篆書“西泠印社”

篆書“西泠印社”

缶翁的詩,早年就被他的前輩與同儕們所讚許,尤其是晚年的不少詩作,在文學界與書畫界膾炙人口。他的詩中,包括不少題跋,充分體現出他有一種帶有禪味的慧悟。如在《夜半過黃河鐵橋》中吟道:“鐵橋百丈跨黃河,水自天來夜不波。身已禦風馳溯漠,心如寒雨對滹沱,山長莽帶胭脂色,秋老淒聞敕勒歌。畢竟成仙無我份,邯鄲先已夢中過。”缶翁的書法,擅長石鼓文。他的書體也以“石鼓”為骨。他寫行楷以至草書,都有石鼓文的篆意,所以他的書法渾厚雄健,筆筆有力。

       缶翁的詩,早年就被他的前輩與同儕們所讚許,尤其是晚年的不少詩作,在文學界與書畫界膾炙人口。他的詩中,包括不少題跋,充分體現出他有一種帶有禪味的慧 悟。如在《夜半過黃河鐵橋》中吟道:“鐵橋百丈跨黃河,水自天來夜不波。身已禦風馳溯漠,心如寒雨對滹沱,山長莽帶胭脂色,秋老淒聞敕勒歌。畢竟成仙無我 份,邯鄲先已夢中過。”缶翁的書法,擅長石鼓文。他的書體也以“石鼓”為骨。他寫行楷以至草書,都有石鼓文的篆意,所以他的書法渾厚雄健,筆筆有力。

由於缶翁的書法功底深,其作畫無不見他的書法味渾然其中。書法用於畫法,使書畫相通,形成獨特的畫風。

       由於缶翁的書法功底深,其作畫無不見他的書法味渾然其中。書法用於畫法,使書畫相通,形成獨特的畫風。

缶翁的篆刻以鈍刀入印,有自己獨特的風格,與他的篆書功力不無相關,故而方寸之中顯出氣旺神清,壯美而有風儀。缶翁藝術、印中寓書畫之道。在書法上,又取畫意,他的書法,是書家之書,是畫家之書,又是篆刻家之書,嚴整中見流動,流動處見沉雄。

       缶翁的篆刻以鈍刀入印,有自己獨特的風格,與他的篆書功力不無相關,故而方寸之中顯出氣旺神清,壯美而有風儀。缶翁藝術、印中寓書畫之道。在書法上,又取畫意,他的書法,是書家之書,是畫家之書,又是篆刻家之書,嚴整中見流動,流動處見沉雄。

 

       二、故宮院長北京“遙領社職”——馬衡

       馬衡先生,字叔平,別署無咎、凡將齋。生於1881年,卒于1955年,浙江鄞縣人。西泠印社第二任社長,金石考古學家、書法篆刻家。

       先生早年曾任北京大學研究所國學門考古學研究室主任。1924年參與清室善後委員會點查故宮物品。翌歲,故宮博物院成立,當選為理事兼古物館副館長。1933年起任故宮博物院院長。保護北京故宮的歷史文物、檔案資料、宮殿建築及歷代藝術珍品,並進行整理研究、陳列展出、編輯出版等宏大而繁複的工作,業績炳彰。抗日戰爭爆發,故宮珍品先期南遷,繼而西運入蜀,曆盡艱辛,幸保古物無損,馬衡先生功績顯著。新中國成立後,先生任全國文物管理委員會主 任,1955年病逝于北京,享年七十五歲。

馬衡先生早年即以學識淵博、精於文物考證鑒別而名聞遐邇。他一生致力於金石考古研究,鍥而不捨,許多研究結論至今被國內外金石考古學界視為定識,聲譽久享。同時,他還是位富寓才華的藝術家。能詩詞,工篆隸,精篆刻,其中尤以治印稱名於世。西泠印社草創時期,他已列名社籍,時年三十歲。編有《漢石經集存》、《凡將齋印存》等,著《凡將齋金石論叢》等。

       馬衡先生早年即以學識淵博、精於文物考證鑒別而名聞遐邇。他一生致力於金石考古研究,鍥而不捨,許多研究結論至今被國內外金石考古學界視為定識,聲譽久享。同時,他還是位富寓才華的藝術家。能詩詞,工篆隸,精篆刻,其中尤以治印稱名於世。西泠印社草創時期,他已列名社籍,時年三十歲。編有《漢石經集 存》、《凡將齋印存》等,著《凡將齋金石論叢》等。

馬衡先生以他卓越的學術和藝術成就,受到當時藝林學子的普遍敬重。因此,雖然遠在北京工作,但眾望所歸。1927年,吳昌碩先生逝世後,被推選為西泠印社第二任社長,“遙領社職”,對抗戰勝利後西泠印社活動的恢復和發展,起了很大作用。

       馬衡先生以他卓越的學術和藝術成就,受到當時藝林學子的普遍敬重。因此,雖然遠在北京工作,但眾望所歸。1927年,吳昌碩先生逝世後,被推選為西泠印社第二任社長,“遙領社職”,對抗戰勝利後西泠印社活動的恢復和發展,起了很大作用。

 

       三、高齡任職,心懷西泠——張宗祥

張宗祥,原名思曾,字閬聲,號冷僧。浙江海寧人。著名書法家、版本學家,亦善繪畫,擅長古籍校勘。于1908年首次參加西泠印社秋季雅集,結交吳昌碩等名家,詩作中多咏西泠八家。

       張宗祥,原名思曾,字閬聲,號冷僧。浙江海寧人。著名書法家、版本學家,亦善繪畫,擅長古籍校勘。于1908年首次參加西泠印社秋季雅集,結交吳昌碩等名家,詩作中多咏西泠八家。

       1956年秋,浙江省召開人民代表會議,張宗祥以特邀代表資格出席,提交一份議案“予意恢復西泠印社”之建議。1957年,成立西泠印社籌備委員會,著手進行西泠印社的恢復工作,張宗祥任主任。

       1962年12月,在杭州召開建國後第一次社員代表大會。

       1963 年,舉行建社60週年紀念會,張宗祥當選第三任社長,有西泠印社中興之功。

在張老之後,西泠印社從當初的文人結社逐漸走到獨立正規的單位。

在張老之後,西泠印社從當初的文人結社逐漸走到獨立正規的單位。

 

       四、早年正氣,中年豪爽——沙孟海

原名文若,字孟海,號石荒、沙村、蘭沙、僧郛、孟公,浙江鄞縣人。著名學者、書法家、篆刻家、金石學家,學問淵博、造詣精深,于古典文學、語言文字、金石考古、書法篆刻等均深有研究。

       原名文若,字孟海,號石荒、沙村、蘭沙、僧郛、孟公,浙江鄞縣人。著名學者、書法家、篆刻家、金石學家,學問淵博、造詣精深,于古典文學、語言文字、金石考古、書法篆刻等均深有研究。

1979 年,當選為西泠印社第四任社長。其書法遠宗漢魏、近取宋明,篆隸真行草諸體皆精,沉雄茂密,俊朗多姿, 以氣勢磅薄見稱,世有定評。題榜大字更為人激賞,江南及各地勝景多有題跡。

       1979 年,當選為西泠印社第四任社長。其書法遠宗漢魏、近取宋明,篆隸真行草諸體皆精,沉雄茂密,俊朗多姿, 以氣勢磅薄見稱,世有定評。題榜大字更為人激賞,江南及各地勝景多有題跡。

沙孟海先生一生中經歷過時代的滄桑巨變與人間的悲歡離合,這樣的經歷也影響了他的藝術風格。他年輕時寫楷書求平正,到中年後寫行草追險絕,古拙樸茂。到了晚年,他的書法有著“堂堂大人相”,既有早年的正氣,亦有中年的豪爽,如他自己所説,“被一種更為大氣的風度所淹沒。”或許,這就是一個人閱盡千帆後的境界。

       沙孟海先生一生中經歷過時代的滄桑巨變與人間的悲歡離合,這樣的經歷也影響了他的藝術風格。他年輕時寫楷書求平正,到中年後寫行草追險絕,古拙樸茂。到了 晚年,他的書法有著“堂堂大人相”,既有早年的正氣,亦有中年的豪爽,如他自己所説,“被一種更為大氣的風度所淹沒。”或許,這就是一個人閱盡千帆後的境 界。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