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從滬上到京城:跨越九十年的林紓書畫展

展訊 中國藝術報 2016年08月08日 16:38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煙汀行吟圖  林紓

煙汀行吟圖 林紓

1921年,在《畏廬七十壽辰自壽詩》中,林紓自言“迻譯泰西過百種,傳經門左已千人” 。在近百年後的今天,作為翻譯家、教育家的林紓,日益為人所推崇,而在此盛名之下,作為書畫家的林紓,則少為人知。7月26日至8月3日,由商務印書館等單位主辦的林紓書畫展在商務印書館涵芬樓舉辦,匯集各地林紓書畫及相關作品32種50余幅,包括堂幅、屏條、冊頁、扇面、對聯等,另有林紓與友人往來書信、印簽、早期林紓著譯作品等珍貴文物。

林紓23歲時拜陳文臺學畫,受閩派藝術影響,初以松竹蘭石及花卉翎毛聞名。中年移居京師,廣泛學習各派山水畫法,筆墨俱工,晚年技藝臻于至善,“尤善畫,山水渾厚,冶南北于一爐,時皆寶之” ( 《清史稿·文苑傳》 ) ,並有“萃數十年中揮翰之心得而成”的畫論《春覺齋論畫》遺世。其書法亦見功力,每畫必題字,書畫相映,更顯其“詩、書、畫三絕”之造詣。林紓晚年“專意作畫,不恒譯書” ,自號“長安賣畫翁” ,以鬻畫作為主要收入。

展覽所列,以林紓晚年作品為主,包括《添香圖》 《煙汀行吟圖》 《春夏秋冬四屏》 《清心看雲圖》等山水佳作和多種書法作品。除這些作品外,還展出了林紓所藏印簽七方,其中兩方小印為齊白石所刻;另有康有為寄與林紓之信件和1913年所題林紓《萬木草堂圖》手卷,林紓最早的翻譯合作者王壽昌之書法作品等等。佔據整面墻壁的張元奇書《林畏廬先生七十大慶壽言》十六屏條,最為壯觀。此外,還有商務印書館初版“林譯小説叢書”四種九冊,“歐美名家小説”之《滑稽外史》一冊,並林著《左孟莊騷精華錄》二卷。它們也從各個側面反映了畏廬老人的著譯交遊等活動。

這次展覽是時隔90年後,林紓書畫再次面向公眾展出。1924年林紓謝世後,其“寸縑片楮,尤為世重” 。1926年,吳昌碩、張元濟、高夢旦等商諸林紓家人,將林家“所藏屏條、堂幅、冊頁、手卷盡付商務印書館分集景印” ,併發起“林畏廬遺畫展覽會” ,將林紓遺畫展覽出售。展覽會前後共兩次,分別於1926年1月17日和9月26日至27日在上海四馬路三山會館舉行。根據《申報》所載廣告新聞與顧青瑤、江仲衡、朱應鵬等所作數篇觀畫記,可以還原歷史現場,重溫當年海上的丹青盛事。

據吳中畫家顧青瑤的記錄,展覽計有“堂幅凡十二,屏十六,手卷四,冊頁二十有二” 。展廳共分四部分,“第一室陳畫凡十一幀,右壁為《萬竹停舟》 《燕尾奇勝》 ,左壁為《蜀山行旅》 《松龕尋樂》 ,正懸三幀,中倣漁山墨鋒中堂,而副以《對竹思鶴》 《雁宕靈峰》二圖,後列屏條四” 。“入廊後,右懸《碧山紅葉圖》 ,青綠未裱;左為《臨青弁圖》 ,對面設二鏡屏,皆絹本。其一為《大龍湫圖》 ,龍湫為雁蕩勝跡,聞人言畏廬生時,遊屐數過,極愛賞其景,畫幅中恒喜寫之。此幀自記年七十有一,猶是壬戌年所作也。其二為《鐵城障圖》 ,雙嶺危矗,壁立千仞,亦天險之境,題有五言一律曰:‘水住雲猶起,峰包徑忽迷。寄心知有異,人境變全非。鳥語邀深入,蟲聲塞潰圍。蒼蒼鐵城障,持是欲安歸’ 。 ”此乃閩省同鄉李宣龔之《凈名寺》 ,亦透出林紓畫意中的詩情。“沿廊之左,有紙心冊頁十二方,庭中亦懸畫三,中為《伏虎洞圖》 《龍山觀潮》及《山居聽水》二圖左右之,結構皆極精勝……右折入小軒,則列長卷及石谷長卷,卷尾自題雲:‘此幀為石谷本,余倣自皖南蔡氏,臨之七日而成,粗得其仿佛而已’ 。余三卷,為《谿山秋霽圖》 《西溪圖》 《水墨長卷》 ,畫屏十二幅,絹冊十頁。 ”

第一次展覽“購者極形踴躍,存件已屬無多” ,而林家“更有所藏” ,故于三山會館開第二次展覽。據朱應鵬記述,此次共展出堂幅十八件,屏條十二,長卷六幅,冊頁三十七方。其中六幅長卷包括1月曾展出的四幅,另增二幅倣石谷設色長卷;堂幅除七幅為1月曾展外,新增《西亭消夏》 《水榭聯吟》《龍湫觀瀑》 《鹿門幽居》 《山居清趣》《秋水泛槎》 《夏山疊翠》 《綠封鐵城》《石梁探勝》 《滿林秋色》及一幅倣吳漁山堂幅。展銷過後,林紓遺畫散入各傢俬藏,不少名作再難覓其蹤跡。雖有商務印書館所印珂羅版《畏廬遺跡》行世,但二冊僅計28幅,與兩次展覽的總量相比,還是相差甚遠。2014年出版的《林紓書畫集》收錄林紓畫作78件,書法31件,然不少曾列于三山會館展覽目錄的作品再無蹤影,不可不謂一大遺憾。

時光荏苒,張元濟、高夢旦等人發起“林畏廬遺畫展覽會” 90年後,林紓書畫在北京再度展覽。在畏廬老人謝世已近一個世紀的今天,蒐集50余幅林紓作品實屬不易。從1903年林紓在商務刊行譯作《伊索寓言》起,到2016年《林紓家書》由商務出版,畏廬老人與商務印書館的情緣已達113年。從滬上到京城,商務印書館走過了119年歲月。與此同時,作為作者的林紓,也通過商務所出之“林譯小説叢書” 、 《畏廬文集》 《畏廬瑣記》 《畏廬漫錄》 《畏廬遺跡》等,在翻譯、古文、書畫等領域留名青史。

在涵芬樓展廳裏,筆者有幸遇見林紓哲外孫李建先生。李先生已77歲,退休前是位外科醫生。在他看來,未曾謀面的外祖父是位有個性的老頭兒。據其長輩講述,其母(林紓三女林瑚)幼時哭鬧,畏廬老人總會停下筆來抱抱她,足顯為父的慈愛。林紓“宦情早淡” ,晚年雖兼事譯畫,老友陳衍戲稱其室為“造幣廠” ,然林紓家累繁重,且疏財重義,並未給家人留下財産房屋,卻留給世人一筆跨越世紀的文化遺産。林紓晚年“十年賣畫隱長安” ,自明傲骨與心志;時至今日,林紓書畫再展京城,畫中之林泉高致,也足顯畏廬老人的精湛技藝與文士風度。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