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陸小曼一張畫 曬出了徐志摩的朋友圈真貌

展訊 錢江晚報 2016年07月25日 15:26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陸小曼的山水畫卷

陸小曼的山水畫卷

持續的高溫天氣,讓美術館、博物館成了很多市民雙休日避暑放鬆的首選。在浙江省博物館武林館三樓展廳,有一場以歷代名家碑帖書畫文獻為主的“金石書畫展”,人氣很旺,其中最熱門的是一張“小清新”山水畫卷。

因為,與它相關的人和事太過傳奇——這是陸小曼目前存世最早的繪畫作品,徐志摩飛機失事時的唯一遺物。

陸小曼存世的畫作不多。

在嫁給徐志摩之前,陸小曼就受其母吳曼華影響喜歡畫畫,後拜師劉海粟、賀天健等名家,晚年還曾任上海中國畫院專業畫師。

畫畫的時候是1931年春天,當時,陸小曼正跟劉海粟學畫不久。徐志摩對妻子的畫才頗為得意,同年夏天,帶著畫卷北上,分于友人們題跋。

胡適是兩人共同的好友,他的題跋是一首打油詩:“畫山要看山,畫馬要看馬,閉門造雲嵐,終算不得畫,小曼聰明人,莫走這條路。拼得死功夫,自成真意趣。”

也許怕陸小曼看了不高興,又説:“小曼學畫不久,就做這山水大幅,功力可不小!我是不懂得畫的,但我對於這一道卻有一點很固執的意見,寫成韻語,博小曼一笑。”

陸小曼跟著劉海粟學畫,就是胡適介紹的。緊跟在胡適後面的,是楊杏佛(經濟管理學家、中國管理科學先驅)、賀天健(畫家、書法家)等人的題跋,有趣的是,他們兩人都不同意胡適説陸小曼“閉門造車”的觀點。

到此為止,還是他們“朋友圈”中的互相打趣,直到了陳從周(園林大師、同濟大學教授)題的幾行小字,故事開始令人唏噓。

這一年冬天,徐志摩乘飛機前往北京,途中失事。事故中,他留下的唯一遺物就是這畫卷,因存放在鐵匣中倖免于難。他此次帶著畫,是想請友人們加題的。

從此,這件山水畫卷成為陸小曼最為珍視的物品,臨終前她將畫託付給表妹夫陳從周,陳從周稱它為“歷劫之物,良足念也”。後來,這卷畫作隨著陳從周的其他收藏一起,捐給了浙江省博物館。

徐志摩去世後,陸小曼一改慵懶生活,拜賀天健為師學習山水。為督促陸小曼,這位老師還跟她約法三章:“雜事丟開,學要所成,中途不得輟學”,並且,還要求她對古今名家作品靜觀細看。這種教學之道在賀天健之前的題跋中也能看出:“東坡論畫鄙形似,懶瓚雲山寫意多,摘得驪龍頷下物,何須粉本拓山阿”。

而有關陸小曼和胡適,八卦戲説也不少。有傳言説,徐志摩去世後,陸小曼一度沉迷于鴉片,胡適還曾寫信告之:“速來南京,由我安排你新的生活。”

八卦無從判斷,要看他們“朋友圈”真貌,還是需要這樣一卷真實的畫作。

再來看看展覽中的其他作品,如果喜歡藝術與歷史,撇開傳奇和故事,這些作品更值得一看。

古籍碑帖中,有吳昌碩舊藏明拓《泰山刻石》二十九字冊、何紹基舊藏明拓吳《天發神讖碑》冊、羅振玉舊藏《隋董美人墓誌拓本》等難得一見的名作。書法繪畫部分年代橫跨明清至現代,王鐸的《草書花卉》合卷、藍瑛《秋山觀瀑圖》、黃賓虹的《設色山水》都能一見。

而這樣的豪華陣容承襲自一本老雜誌——舊版《金石書畫》。

《金石書畫》本是近代著名史學家、鑒賞家余紹宋,于上世紀三十年代為《東南日報》編的副刊,專門介紹歷代著名金石拓片、名人書畫,當時的名家黃賓虹、馬敘倫等均為它題過刊頭。

現在浙博來了一個升級版,不僅收錄名作,還配套展出名作。

展覽中石濤的《水墨蘭竹圖》軸,是連接新舊版的一件作品。這幅畫曾做過余紹宋主編的《金石書畫》合訂本第一冊的封面。余紹宋的日記中説,初見作品時,很多人認為是石濤偽作,而他力排眾議,認定是石濤精品。

自那以後,畫作一度下落不明。最近幾年又在浙博庫房中發現,並經浙江省文物鑒定中心鑒定為石濤真跡。

本次展覽截至8月18日。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