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後母戊鼎背後的故事

藝術前沿 中國文化報 2016年07月18日 16:10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殷墟》特種郵票“後母戊鼎”

《殷墟》特種郵票“後母戊鼎”

黨玉佔

7月13日,中國郵政發行《殷墟》特種郵票,其中第二枚“青銅器”的圖案是國家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司母戊鼎,現稱“後母戊鼎”。這是迄今世界上發現的最大、最重的青銅器,也是河南安陽殷墟獨特的符號。此前後母戊鼎已經兩次繪入我國郵票。1964年8月25日,我國發行一套《殷代銅器》特種郵票,其中第八枚為“司母戊鼎”;2012年7月8日,我國發行一套《國家博物館》特種郵票,其中第二枚“館藏文物——鼎”,圖案以“票中票”的形式再現了《殷代銅器》特種郵票中的“司母戊鼎”。

後母戊鼎1939年從河南安陽殷墟遺址出土,是商代青銅文化頂峰時期的代表作。它造型渾厚雄偉,重達875公斤,帶耳高133厘米,長110厘米,寬78厘米,是我國目前發現最大、最重的青銅器。鼎身和鼎足鑄有獸形花紋,兩個耳上鑄有兩虎相向張口爭食一人頭,形象兇惡。大鼎用多塊陶范澆鑄而成,空心鼎耳和鼎身為分別鑄造再鑄接在一起的,在當時條件下,沒有二三百人密切協作是不能鑄造成功的,它集中反映了商代冶鑄技術的高度發展和輝煌成就。

1959年,時任中國科學院院長的郭沫若考證鼎內壁的青銅銘文,認為這尊大方鼎銘文為“司母戊”三個字,於是這尊歷經滄桑的大方鼎有了自己的名字——司母戊鼎。經考證,司母戊鼎是商文王丁為了祭祀母親“戊”而專門鑄造的。上個世紀70年代,隨著婦好墓司(後)母辛鼎等的發掘,越來越多的專家開始提出:“司母戊”應該是“後母戊”才對。因為後有“君主”之義,例如“夏后”指的就是夏朝的君主。母是“母親”的意思,所謂“後母”,不是繼母之義,而是指君主的母親,“戊”是她(君主的母親)的名字。“後母戊”三字連起來是“君主的母親戊”的意思。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學者贊同了“後母戊”這種説法。所以2011年3月底,這件國寶青銅器正式改名為“後母戊鼎”。

後母戊鼎的出土與保存經歷了種種磨難。

20世紀20年代初,安陽小屯甲骨文的出土讓這裡的人們覺得腳下這片沃土可能埋藏大量寶物,探寶人不斷出現。1939年3月19日的晚上,一位當地吳姓青年在武官西北崗吳家柏樹林自家祖墳地裏盲目探寶。當他把探桿鑽到10多米深時,突然感覺碰到了硬東西,拔出後看到探桿頭上帶有銅銹,立即回村找堂兄吳培文商量。他們覺得自家祖墳地下可能埋有寶物,挖不挖很犯難,挖的話要破壞祖墳,不挖若是讓已侵佔安陽的日本人聽到風聲一定來挖。吳培文當即組織20多個小夥子進行挖掘。當挖到近13米深時,吳培文隻身來到坑內撥開泥土,一截器物頂部顯露出來,因雞叫天要放亮,他們怕被日本人發現趕緊把坑填上,第二天晚上繼續挖,一尊大方鼎露出全貌。吳培文指揮大家用3根圓木搭成架子,挂上轆轤,將鼎拉了出來。這就是後來聞名世界的國寶後母戊大方鼎。

銅鼎拉回家後,吳培文將它埋在垃圾坑裏。事後大家決定應將大鼎賣給中國人。不久,當時中國最大的古玩商肖寅卿從北平專程來到安陽看這大鼎,吳培文感到他是位真正的中國買家,決定讓他看看。肖寅卿看後出價20萬大洋(相當於現在2000萬元人民幣)要買這尊大鼎,但又提出一個要求,為了運輸方便不被日本人知道,要將鼎切割成10塊。吳培文按著肖寅卿的要求買來鋸條進行切割。由於這尊鼎特別結實,鋸條都斷了也沒切割成,他們又試圖用錘砸,也沒有砸爛,這尊大鼎才逃過粉身碎骨的命運。

由於無法將鼎切分,吳培文重新將它埋在地下。這時日本人也得到消息,派軍隊包圍吳家。由於日本人並沒有得到準確消息,只是搜了搜就回去了,但隨後又派300多人來吳家再次搜查,吳培文得到這個消息立即翻墻逃跑。日軍沒有追趕他,而是直奔埋寶的西屋馬棚,卻又鬼使神差地拐進隔壁西院馬棚,鼎又逃過一劫。後來吳培文又將大鼎轉移到東屋水槽下面埋起來,並找來一隻類似古董的銅夜壺用布包了幾層藏在床下。幾天后日本人又來搜查,把銅夜壺當成寶貝帶走。吳培文深知日本人不會善罷甘休,選擇了背井離鄉,四處漂泊。吳培文出走後日本人又來了幾次,他們確認寶貝被他帶走後才算罷休。

吳培文一走就是10年。在第7個年頭時也就是1946年,國民黨安陽政府獲悉了藏鼎的準確位置後將鼎挖出放在了縣政府,後來一位國民黨軍官將鼎運到南京,當作壽禮送給蔣介石,存放在當時國民黨政府的中央博物館。南京解放前夕,蔣介石準備將鼎運到台灣被解放軍截獲。1959年,中國歷史博物館新館建成,這尊鼎存放在中國歷史博物館中(國家博物館的前身)。

新中國成立後,吳培文回到老家安居。1991年,中國歷史博物館派人設法找到吳培文了解挖掘大鼎的經過,作為寶鼎的發掘見證人,吳培文開始被外界熟知。2005年9月19日,為配合安陽殷墟申遺,國家博物館將闊別家鄉59年的後母戊鼎運回安陽“省親”,吳培文作為特邀嘉賓為大鼎掀起“紅蓋頭”。同年,吳培文被授予“河南省文物保護特殊貢獻獎”,2006年9月14日還被增補為安陽市政協委員。

一尊大鼎改變了吳培文一生的命運,既讓他飽受顛沛流離之苦,也讓他成為發掘護寶的名人,得到他應該得到的榮譽。如今,吳培文老人已走完了他84歲的生命路程,于2006年12月16日辭世。但這尊國寶卻長留于天地之間,成為中國人民心中永遠的驕傲。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