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或掃描下載

首頁央視畫廊藝課藝評藝訊看展專題

除了宣紙和絲絹 報紙票證窗紗都能畫國畫

展訊 四川日報 2016年07月14日 15:53 A-A+ 二維碼
掃一掃 手機閱讀

原標題:

《言外像》之二

《言外像》之二

《曹家大院5》

《曹家大院5》

中國畫應該畫在宣紙或絲絹上,這恐怕是絕大多數藝術愛好者的認知,不過,也有畫家“不按常理出牌”。近日,“曹輝人物畫作品展”在四川美術館舉行,展出了藝術家近年來創作的100件作品,其中數十件繪于帆布之上的“布面國畫”引起了觀眾極大興趣。

如今,許多藝術家都喜歡在創作載體上推陳出新,報紙、票證甚至窗紗等等都可以用於繪畫。

布面國畫,一幅耗時一個月

作品展上,數十件色澤暗黃深沉的作品引人注目。它們或反映四川茶館風貌,或呈現民國時期大戶人家生活情態,題材與風格相得益彰。這些作品的標簽上都寫著“布本設色”,即繪製在帆布上。

説到“布面國畫”的靈感由來,曹輝的思緒回到20多年前。1990年,應法國友人之邀,曹輝帶著27件作品到巴黎展出。在意見回饋中,一名藝術愛好者談到了中國畫的材料問題,認為紙上作畫非常循規蹈矩,也不便於保存,希望能推陳出新。

曹輝思索了很久,決定用帆布代替宣紙。不過據他透露,這種改變並非出於對油畫的借鑒,更多源於風格厚重的敦煌壁畫,以及唐卡的啟發。

由於從小喜歡泡茶館,曹輝的首批布上作品,便以四川茶館為題進行藝術創作。比起宣紙,布面國畫更有力量和厚度,有種富含歷史意味的灰蒙感,將茶館的韻味體現得淋漓盡致。1991年,曹輝帶著這批作品在巴黎展出,獲得許多國外觀眾讚賞。

創作布面國畫,遠非將宣紙換成帆布這麼簡單。由於帆布對國畫顏料的附著力遠遠比不上宣紙,曹輝在創作過程中,首先要對布面反復打磨,使其質感符合創作所需,然後一遍又一遍地著色和調整。據悉,繪製一幅100厘米×80厘米尺幅的布面國畫,前後需要耗費一個多月時間。

這種創作方式對眼睛損傷極大,曹輝還曾因此造成視網膜脫落。隨著年齡逐漸增長,2011年以後他很少再創作布面作品,逐漸回到傳統的宣紙繪畫。

創新載體,報紙票證窗紗都能畫

除了帆布上能繪畫,報紙、票證甚至窗紗等上面照樣可以創作。

今年3月,青年藝術家張亞個展“印象”登陸成都那特畫廊,就帶來不少以報紙和票證為媒介的作品。2014年,張亞在杭州駐留了兩個星期,她將車 票、發票等生活票據用於創作,“對城市與個人生活之間的關聯做一點點摸索”。張亞還蒐集當地的報紙,用各種幾何形狀重復、疊加,遮蓋報紙上原有的文字或圖 像。

2015年11月,廣州美院油畫系主任范勃在成都K空間舉辦個展“幻象現實”,其中有32件利用報紙創作的“言外像”系列。畫家在報紙上畫滿陶 俑、人群、昆蟲甚至戶口簿等各式塗鴉,讓人眼花繚亂。范勃表示,塗鴉內容是隨機性、隨意性的,是為了探索表達方式進行的繪畫語言研究。

當然,藝術家有時也會從創作主題出發,有針對性地尋找特殊的創作載體。川音美院油畫係2010級學生金曉晗的畢業創作《呼與吸》,由於打算對霧 霾進行“戲劇化的呈現”,便選用窗紗作為繪畫載體。“窗紗能過濾空氣,材料與主題結合度很高。”金曉晗買了很多窗紗做嘗試,最終以兩層窗紗作為畫布完成了 創作。“懸挂起來的時候,既有透明性又有3D效果,生動展現出作品的主題。” (記者 余如波)(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央視畫廊更多
860010-1121080100
1 1 1